你把我的搖滾樂怎麼了

關於部落格
好音樂不私藏
  • 154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壞種子

nick.jpg
當行走江湖的一招半式全被學會了,俠客接下來應該只剩逃命的份。Nick Cave自然不是那些黔驢技窮的半調子,就說那貓王與Leonard Cohen的傳承,在他一口總宛如悼念亡者、或憤怒似地獄之火、或溫柔如池畔野花的聲腔裡,倒也出人意料地不知搬演過多少回叫人心悸卻沉溺的故事。但他近幾年玩得上癮的低鬱鋼琴民謠曲,其實幾乎也成了後進者如Tindersticks的招牌,甚或那一幫尚未滿三十的新生代吟遊詩人,從Richard Hawley到Ed Harcourt也都頗能揣摩箇中深味。二十多年來,他的世界仍徘徊於愛與死的邊緣,於是很多抒情時刻,竟讓人體驗到了一種習慣的況味。
nick2.jpg
這回的[Nocturama](應該可以拆解成Nocturn(夜禱)與Drama(戲劇),本地譯為[小夜曲]。)更像是讓人見證了一代歌德教皇自[The Boatman’s Call]起,逐漸 以致於淪落凡塵的過程。彷彿那部他曾經也參與配樂演出的溫德斯電影[慾望之翼](或譯[柏林天空下],好萊塢曾翻拍成[X情人]),Nick Cave就這樣領著他的黨羽從[Your Funeral My Trial]與[Let Love In]中各據一方之詭譎場景"The Carny"與"Red Right Hand"撤退、從[Henry's Dream]及早期Birthday Party的神經質解構藍調後龐客中瓦解,然後變成凡人,踟躕於絕望與悵然的失樂園。出身德國工業實驗組合新建築倒塌的吉他手Blixa Bargeld、澳洲奇團Dirty Three跨刀而來的提琴手Warren Ellis與Nick Cave的老樂手班底仍然打造出”There Is A Town”般難與匹敵的戲劇張力,但身為信徒之一,恐怕無法輕易接受”He Wants You” 這類透露了魔性消失的證據。Nick Cave似乎也發現了眾多用以形容前作[No More Shall We Part]的字眼,諸如華美與精巧,居然反轉成一個自身狀態的隱喻,於是當他唱起”他曾經對我那麼好、但他現在聞起來真他媽噁”(Dead Man In My Bed)時,終於喝令大家抄快了腳步,讓全團再次狂野起來!然而那為昔日而焦慮、為現狀而不安、為改變而騷動的情緒卻洩了底。直到長篇壓軸曲”Baby I’m Fire”,久違的癲狂才再度壓境,戎馬倥傯、激昂壯烈。黑暗中,遠方又傳來達達的蹄聲。據說Nick Cave後頭還有許多新作陸續要登場,中土該如何面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