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我的搖滾樂怎麼了

關於部落格
好音樂不私藏
  • 154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rawing Restraint 9

bjork.jpg
Bjork與她的男人Matthew Barney合作的[Drawing Restraint 9]原聲帶,開頭第一首Gratitude竟是Will Oldham演唱。Bjork在訪問中說"After doing the research with all the vocals on Medúlla, I was very curious to take that further to a place that was not narrative. Then, when Matthew explained that the film happens on the ocean," she says, pinching her nose and holding her breath, "I was curious to make vocal patterns that were sort of oceanic. My music is very much about structure, whereas Matthew is much more abstract. I have to have a map and a compass to see the . nal point before I start the journey, and then I can meet 10 lions or whatever."。 (以下是之前為某家網站所寫的[Medúlla]專文) ------------------------------------------------------------------------------------------------------------------------ 大概所有標榜還算會唱點歌的男孩團體,無論國內外,都免不了曾在電視節目裡被要求現場清唱好展現他們的合聲實力。 平凡如我,時常對那些認定中只會跳舞耍帥之人所展現的簡單美妙,雖然多半僅是基本水平的演出,仍感到驚喜。直到某日碰巧聽見Reel Big Fish這般Ska/Punk搖滾團插花玩起純人聲多部合唱,重新演繹”New York ,New York”竟大有超越之妙趣橫生,心裡便將男孩偶像徹底棄絕了。 玩人聲齊唱,這年頭在所謂獨立搖滾的領域也很常見:從搬出大隊人馬、宛如一群教徒徜徉真善美山頭的Polyphonic Sprees到人稱Pixies與Motown靈魂之聲合體的TV On The Radio,乃至The Flaming Lips近期的新迷幻路線與後進The Earlies,皆可聞那器樂之外的人聲魅力。 把人聲當樂器用,本來也不算什麼新奇的事,不過像Bjork如今玩成這樣的,放眼流行樂,幾乎可說是獨一無二了。 有好一陣子,Laptop Pop之名不脛而行。記得是2002年5月號的Wired雜誌,Bjork 當時表示在錄製[Vespertine]專輯時期,她迷戀上Laptop,與Laptop此一科技最直接連結、那些細微破碎的電子音色與節奏段落,大大挑戰了她自[Debut]專輯以來建立的流行基礎(其實約莫從她90年末Alexander McQueen打造封面造型的[Homogenic]起,有Warp旗下名團LFO核心之一Mark Bell擔綱製作,協助Bjork發展出貼近所謂IDM的聲響。影響所及Depeche Mode千禧年後的專輯[Exciter]及創作核心Martin Gore再度發表的個人計畫[Counterfeit²]也找上他),然而她的實踐不僅於此,還有愈加自我深化的創作動機移轉;啟用Matmos這對舊金山瘋狂科學家般的電聲取樣鬼才,更彰顯她自傳統器樂及歌謠離開的決心。 Bjork顯然很明白她的聲音即是最大的武器,因而包裹在她聲音之外的,乃是強化這武器的後援。這回,她居然能在這幾乎已被譽為未來流行樂的邊界再向前推去,並且不像其他搖滾樂及電子於開發上的詞窮於是玩起類型上的復古,她重返的是一處音樂的最初—人聲。 Bjork經常跟鬼叫或瘋子連在一起,自她當年還是一個冰島小團Sugarcube的主唱開始。當然,可以列入”鬼叫”界,絕對不只她一人。比方Diamanda Galas這款,恐怕要讓許多人夜半驚醒; 熟悉紐約前衛樂界的,自然不忘奇女子Shelley Hirsch與當代藝術界中難得巨星級的 Laurie Anderson,或者Bjork自身也翻唱過的此派先驅Meredith Monk。(鬼叫自然是個玩笑之詞 ,上述女伶對於人聲開發的熱衷與成果,怎能用這般輕蔑之詞一筆帶過!) 也許正因為這些女人早有聲名,所以Bjork帶我們見識的,是她與一群男人所創造的奇景,其中有前英國藝術搖滾The Soft Machines的鼓手Robert Waytt(因意外墜樓傷疾不再打鼓,20年來他左派文人的性格及牧笛般的歌聲發展出氣味獨特的迷幻民謠爵士之路,一直是主流之外的精神指標,怎料今年新專輯卻爆冷入圍Mercury Music Prize!)、前舊金山重搖滾樂團Faith No More主唱Mike Patton(跟John Zorn混過的,大概都免不了要岔題出亂子,此人正是一個例子。就算他近來成立Ipecac獨立廠牌惡搞,恐怕也沒他自己七年前那張純粹人聲吼叫作怪的[Adult Themes for Voice]嚇人!)、費城嘻哈大團The Roots中有Human Beatbox之稱的團員 Rahzel及同儕Schlomo、古典男中音Gregory Purnhagen、加拿大北部原住民Inuit 族歌者Tagaq與日本口技新寵Dokata等陣容,能排出這樣的名單,正如先前專輯所網羅過的客座創作人一樣,再次證明她有極敏銳的前瞻眼光。 器樂的退位,突顯了人聲重要的位置。[Medulla]這原指動植物之髓的名詞,竟是Bjork從人聲本質上融合古典聖歌流行嘻哈與時尚電聲創作的宣言。各方獻上的人聲片段透過她與錄音/混音工程師之手,重新”演奏”出其渴望的風景。無論是否聽懂穿插其間的母語,冰島合唱隊(應該是全輯清一色男性中少數有女聲參與的部分)裝風(瘋?也許…)學海的呼喊,在本屆奧運開場曲”Oceania”中已經叫人大為驚豔。Gregory Purnhagen諧擬小喇叭與Rahzel加Dokata協力製造之節拍對壘的壓軸曲”Triumph Of A Heart”更堪稱是全輯高潮之一。 那細節的美感與崇高感,請找出一處安靜的空間以冥想的姿態自行體會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